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乙木——润润

留住幸福时光,挥洒美丽青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诤友助高  

2010-04-09 17:58:37|  分类: 本报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创新小议之五十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□东方亮
正常的文艺批评,是艺术家不断创新攀高的动力之一。是保持良好文艺生态的重要条件。
    审视当下书画艺术界(不惟书画艺术),文艺批评或缺位,或失语,或吹捧之风日盛,或奇谈怪论时起,而不为私情所徇,不为市场左右,有真知灼见,有剀切分析,能发人深省,能开悟指道的文艺批评,几成稀缺资源。尤其在社会转型、经济转轨、文艺事业在全球化背景下,在多元化激荡中,呈现出繁荣与恶浊并存,生机与危机共在的时候,特别需要正当的文艺批评激浊扬清,正本清源,以宏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为己任,以广收博取世界一切优秀文化为胸襟,推陈出新,鼎故革新,熔铸与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相侔的,既有独特民族性、又有鲜明时代性的书画艺术作品。
    无论是政治生态、经济生态、社会生态还是文艺生态,都离不开正常的批评和监督。政治上,有像魏征那样的直谏,才保证了大唐盛世,繁荣昌达;经济上,有像王海那样的打假勇士,才保证了市场交易的公平和运行的秩序;社会上,有那么多见义勇为者,临危不惧,舍生救孤,才让我们的生活平添了无限温暖。相比而言,文艺批评的不尽如人意,就令人颇为担忧了。
    假话成风,是极左时代的流弊,至今谬种流传,余绪未绝。而书画界艺术批评多虚饰少真意的恶症,似乎是这种流弊所传染的。正是因为剀切的批评很少听到,每见到吴冠中铮铮之言,大家便争相阅读,先睹为快,似乎国人得了“真话饥渴症”似的。其实,敢讲真话,秉直指陈的文艺批评,从来是吏不绝书的。民国时期的著名诗人朱大可,曾任教于上海正风文学院,著有《唐诗三百首新注》,其弟朱其石(1906—1962年)善书画篆刻,朱氏昆仲遂蜚声海上。而另一位名头更大的诗人苏曼殊(1884—1918年),曾流学日本,漫游南洋各地,能诗文,善绘画,精通英、法、日、梵诸文,与章炳麟、柳亚之等人交游,为南社成员,著作频丰,他有一首诗,就受到朱大可的批评,诗中有一句“春雨楼头八尺箫",朱著文指出,“八尺”就是“萧”的别名,苏诗不合诗法,令时人愕然,钦佩朱大可敢与苏曼殊论学。
    现实中,敢讲真话者虽然少,但还是有。一次,笔者受邀参加一位画家的画展,开幕那天来了不少人,济济一堂,画家请一位德高望重的文化界老领导致辞,不料这位老领导看着请柬上这位画家的自我吹捧,很不以为然,讲了一通大有背于画家初衷的话,说,中国画骆第一人,这是谁封的?且不说全国有黄胄,吴作人,就在甘肃,还有杨志印、范有信、王维辛,你怎么能称为第一?结果会场一片嘘声,弄巧成拙不说,还丢人现脸。
    一个艺术家想要有所作为,一定要有诤友,听得进批评,孤芳自赏的结果,必然是艺术的止步。(东方亮,本名吴辰旭,著名诗人、著名艺术评论家,甘肃省杂文学会会长。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