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乙木——润润

留住幸福时光,挥洒美丽青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品读  

2011-05-23 18:19:40|  分类: 书画艺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品读 - 乙木 - 神州诗书画报社——乙木

方力均作品 

      艺术现象
  人物简介
  方力均   1963年生于河北省邯郸市,198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,职业画家。中国当代艺术界最具知名度的画家之一。  
  彭 德   湖北天门人,1970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,美术评论家。曾主编《美术思潮》、《楚艺术研究》、《楚文艺论集》、《美术文献》等。现任西安美术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
  方力均挟其声势之优,风风火火来了趟西北行,受到批评家彭德热烈欢迎,然后,两人进行了一场坦率对话,代表各自之所为,一是艺术,一是批评。彭德整理后发表在网上,意在交给大众评判,究竟二者,也就是艺术与批评,孰优孰劣。我读之而兴奋,一为其中的坦率,一为其中的言论,觉得有必要加以评论。 
  方首开其难,说:对于艺术家,批评作用很小,小到可以忽略不计。 
  此有损批评伟大之责难,彭当然要反驳:那是艺术家看法,不足挂齿,批评可以影响一个时代。  
  作为艺术界之当代枭雄,方当然不把这番言论看在眼里,遂反唇相讥:对于艺术,批评是第二位的,是依附于艺术的,没有艺术作品,批评无法说话,即使说了,大概也无甚价值。 
  方的潜在意思是,能够影响一个时代的是艺术,不是批评。他更潜在的意思是,别拿批评吓我。的确,在艺术家看来,与其读一本格林伯格的、别林斯基的、贡布里希的、黑格尔的、鲍姆加登的、拉斯金的、克罗奇的、福科的、德里达的、本雅明的、高居瀚的、李铸晋的、周扬的、胡乔林的、王朝闻的、巫鸿的、邵大箴的、吕澎的、王林的,最后是彭德的,不如去琢磨作品,一件装置,一件雕塑,甚至一幅插图,几下涂抹,等等,反正不是去拿过来,也要偷过来,甚至套过来,化合一下,变成自己的,变成独创的。恰恰在这艺术家“吸取精华”的过程中,批评,拿当年延安整风一位领导人的说法,真是连“屎”都不如,“屎”还可以肥田,批评除了教条,有啥用?   
  彭马上声明:此种言论,证明今天物质主义盛行,精神无法战胜物质。作品可以换大钱,批评却不能换大钱(可以换小钱呀,不过彭没有说!)。  
  不能换大钱,说明批评是一种精神活动,而精神活动必定高尚(我不明白为什么精神活动就一定高尚?也有很低级的精神活动,比如做春梦——哈哈,春梦也不那么低级,和艺术相比,有点那个而已,读者不要误会我在否认春梦的历史意义与现实意义),艺术家则因其作品能换大钱,就无视精神活动的高尚,把自己放逐到世俗欲望之地,可怜可怜!不过,彭倒没有宣布方之作品没有“精神性”,相反,在介绍方时,彭强调方乃中国当代艺术之“杰出”代表(“代表”无可非议,谁都可以代表,只要人“够出名”,作品够“高价”,但加一“杰出”,就意味着方之作品是有“精神性”在的,否则如何“杰出”?),其作品,至少一部分(排除彭并不喜欢的另一部分)有“人文关怀”在(不知道一只大光头,如何的“人文关怀”法?)。 
  方倒不太客气,继续说:批评之所以那样子,因为是第二位的。他似乎在说,第二位的东西,怎么能和第一位的比,更遑论换大钱了! 
  方何等聪明,明白如果声明艺术作品只是价格,而无精神在,等于宣布自己就是只动物,只知觅食,不知唱歌,而不管它属于优雅之歌还是艳俗之歌还是玩世之歌,反正唱歌就行。不过,方还是硬,说:艺术家不需要批评!  
  彭无奈,只好搬出“历史”来吓他:没有批评,艺术家如何成为历史?彭的意思是说,批评的价值就在于给艺术家定下历史地位,而艺术家,特别是成名的艺术家没有历史地位,又如何保证价格的上扬?价格显然和历史有关系的呀!  
  彭接着打了个比方:没有动物学家,动物还能叫动物吗?彭这一论辩着实厉害,把对动物的命名权抓在手里,同时也把方逼进了动物的行列,看你老方服也不服。不过,方对做动物倒有心理准备,他的自传书,题目就叫《像野狗一样生存》,活脱脱一只动物的自画像,所以他想也不想,马上作答:没有动物,何来动物学家?这说明动物是第一位的,动物学家是第二位的。更重要的是,没有动物学家,动物照样欢快地野合个不停,可动物学家要是没了动物,又何以成“学”呢?  
  哑言!彭德面对如此机智直率而粗鲁的回答,还真有点对不上来了。的确,作为“动物学家”的他,如果所面对的是一只不屑于被命名的“动物”,他还能说什么,还有何用呢?  
  在我看来,方是胜者,掌握着现实的话语权。方是胜者的意思还有,他以无可辩驳的逻辑证明,中国当代艺术界,整个就是动物园。只是,这个园子里的动物,究竟是野生的还是被圈养的,就没结论了,因为职业动物学家还没有诞生,而业余动物家全给吓跑了。 撰文:老言   策划:黄颂豪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